衣夜

YQ

【羽泉】醉凡尘(一)

我家Ruby@Rubiniser发文,老文,全文都是她写的,我只负责最后的结尾,希望我可以在我发完存货时写完结局。请不要太纠结九州设定。没看过九州相关的东西也没事儿,反正我们也忘得差不多了。九州设定和YQ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们)

 声明:九州设定属于九州,哥俩儿属于他们彼此。

 

醉凡尘 (九州paro)

——小衣家的Ruby

一.

 

陈羽凡原本是不姓陈的。

 

羽氏是羽族四大姓氏之一,历史上出过很多高人,至今仍在等级分明的羽族社会中保有贵族一脉。当陈羽凡还叫羽凡的时候,他的父亲是宁州羽氏家族内的一个文书,虽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得中人之家,日子过得很安稳。

 

这个平平常常的家庭唯一的秘密,也许就是小羽凡在幼年时一次七夕节偶尔展露的天分。世代习文,安分守己的父母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竟可随时凝翼,这样的能力在羽族中可谓万中无一,一般只沿袭于贵族纯血。爱子心切的二人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让儿子保守这个秘密,平平安安地过完一辈子。

 

后来,小羽凡由于聪明活泼,被家族选中,为云氏一脉派到羽家的质子云好作伴读,随着他一起习文练武。羽凡好动,虽是生于文人之家,对于那些纸上功夫却不很上心,反而喜欢整天拉着云好在练武场上较量,加上天生资质上佳,几年下来,刀剑功夫都不弱,对于羽族最为重视的箭术犹为精进,没少帮着偏爱文课的云好作弊。

 

闲暇时候,羽凡常常一个人跑进森林深处,静静感受着明月力的召唤,偷偷凝出白羽。很多次他都想就这样一飞冲天,无所顾忌地感受那疾风拂面,天高地阔,然而他不能冒被族人看到的风险。已经隐瞒了这么久,便是此时说出,也早已犯了族规。他天生反骨,对于规矩之类的说辞浑不在意,却不能让父母受了连累。

 

只是,上天注定他不只每年明月之夜的一次飞行,羽凡的命运在十七岁那年发生了转变。为了挑拨羽氏与云氏二族争斗,翼氏羽族派人暗杀云好。本是一次简单的计划,暗杀一个只能每月定期展翼,不被人重视的质子,对方甚至无需派出最好的杀手,然而行动却被羽凡无意间撞破。情急之下,他顾不得多想,凝出双翼带着云好飞出了杀手的包围圈。

 

很多羽人在多年之后都会记得,那一天划过夜空的双翼,巨大而莹白,在月色映照下带着光晕,仿若透明。

 

深藏多年的秘密终于揭开,家族念在羽凡之功,免了重罪与连坐,却判他逐出羽族,不得再踏入宁州半步,也不可再使用羽族姓氏。云好为他百般求情,家人也哭干了眼泪,他自己却不很在意。虽然就此告别家人有些不舍,然而这却不失为一个新生的契机,何况以他的本事加上云好的帮助,便是偷回云州看望父母,也未必会叫人发现。

 

 

 

于是羽凡出了宁州,取了遇见的第一个人,一个驿站小二的姓氏,改名陈羽凡,就此一路向南,最终到了九州的万年皇都,天启城。其间凭着自己的本事接些买卖,几年下来,也渐渐成了个小有名气的游侠。

 

陈羽凡接生意没什么规矩,全凭喜好,特别缺钱的时候,也会接些容易又好赚的活计,比如说,暗中护送离家远游的富家少爷,便是其中之一。

 

此刻,陈羽凡正坐在天启城最好的酒楼玉泉堂中,守着一桌价值不菲的素菜,暗暗观察着自己的目标。

 

胡海泉,当朝重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胡侍中独子,雅好音律,年过弱冠却无意立足官场,只喜舞文弄墨,寄情山水。此番一时兴起,要独自去宛州游玩,胡侍中不放心,又不愿逆了爱子的心意,于是派人请了江湖游侠暗中保护。

 

这就是陈羽凡得到的全部资料,然而想了解这个人并非什么难事。胡海泉在天启名头不小,乐善好施,待人温文,出手阔绰,风雅温文,很是得人心。陈羽凡对这种典型的富家公子没什么兴趣,只盼他游玩兴头早些消退,快快回家,也好让自己了了这趟赚钱的差事。

 

然而此刻看到隔壁桌自斟自饮的胡海泉,一身素布蓝衣,气质温润之中隐隐透着几分不流世俗的呆气,丝毫没有一般富家公子的骄气浮夸,倒是没有想象中讨厌。

 

“呸,好好的酒楼里怎么坐着一个鸟人,坏了爷的酒兴!”

 

门口传来一声粗吼,打断了陈羽凡的思绪。虽然九州已经进入和平时期很多年,各族交好,但仍是有很多华族自视甚高,排斥外族。那些进得起上等酒家,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尤其如此。

 

此刻这句话明显冲着自己而来,陈羽凡犹豫着是否应该回应,若是引起了胡海泉的注意,似乎不利于之后的行动,虽然他很怀疑这侍中公子能否有那样敏锐的观察力。然而不容他多想,之前喊话的大汉已经来到近前,一身酒气扑面,熏得陈羽凡皱了皱眉。

 

“爷说你呢,你个鸟人!听见没有?”说着一只大手拍下,力道不轻,眼看就要挨上陈羽凡的肩头。

 

陈羽凡握紧拳头,暗暗运气,却不料凭空伸出一只手,轻巧地隔开了那大汉凶猛一掌。陈羽凡偏头一看,竟是胡海泉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边。

 

“这位侠士,大家来酒楼都是抱着对上等佳肴的期赏,且不要为一时意气坏了风雅吧。”胡海泉手掌轻翻,反握住大汉的手腕,唇角似笑非笑,“若不嫌弃,在下请您一席这玉泉堂最负盛名的巨匠宴,就此放下吧。”

 

大汉瞪大眼盯着这脸上略带少年稚嫩的蓝衣公子,竟觉半边臂膀已经酥麻了。他略带惊惶地抽出手,故作大方地摆了摆,匆匆寻了个角落里的位子坐下了。

 

胡海泉也不再理他,转向一边看戏的陈羽凡。

 

“你是我爹请来偷偷保护我的人?行不行啊?”他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陈羽凡瘦高的身形,轻快的语气中满是怀疑,与方才的沉着得体判若两人。

 

这句话可大大出乎陈羽凡的意料,他不由睁大双眼盯着胡海泉。

 

“放心吧兄台,”胡海泉长辈似的拍拍陈羽凡的肩膀,“只要你好好保护我,我不会告诉我爹你还没出天启城就被我发现这件事的。”他自顾自地绕到陈羽凡对面坐下,“嘿,这一桌好菜你都没怎么动啊,我那桌都吃光了,你介意我吃点儿吗?”

 

陈羽凡看着对面已然拿起筷子开吃的胡海泉,忽然觉得这趟买卖会比想象中有趣得多。

 

评论(9)

热度(29)

  1. 苏远棠衣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