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YQ

【羽泉】夏夜

北京的夏天总有几天是难熬的,即使入夜后,依然闷热得狠,偶尔来一阵儿小风,捎来些微的凉意,也无法驱散积压了整天的燥气。

胡海泉是被叫来救场提人的。听朋友打电话时急切的语气,他还以为陈羽凡把人家摊子给砸了呢。他匆匆赶来的时候,陈羽凡一脚踏在凳子上,拿着酒瓶当麦克,正唱到“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他的歌声低沉而迷离,稍微有些紧的牛仔裤完美地勾勒出他修长的双腿和紧俏的臀部。因为天热,汗水浸透了他的白背心,在他精瘦的胳膊上蜿蜒而下,七分的性感,十分的迷人,整个人儿像是发着光。

他静静的站着,有心听他唱完这首歌,陈羽凡一偏头,正好看到了他,眼睛亮了亮,给了他一个飞吻,朝他大步走去。他身上的酒味扑面而来,胡海泉恍惚中,竟觉得有了些醉意。他笑着迎接这个人的拥抱,因为赶路而紧张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胡海泉十分痛恨自己在陈羽凡面前极容易妥协的自控力。当这人拿着酒杯要和他交杯的时候,就该狠狠把他按在地上,给店里的老板和顾客们鞠躬道歉,让他跟自己乖乖回家。而不是妥协就范,陪着他继续唱歌喝酒。可他有什么办法,这人喝醉了那么乖,那么期待的看着你,“就一杯,好炮炮,就陪我喝一杯好吧。”

他很少见陈羽凡这样的醉。软的像一滩泥,稍不注意,就要摊到地上去。和朋友们道了别,胡海泉认命的叹口气,一手扶着自己搭档的腰,另一只手拽着那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艰难的往他们租的房子挪动。

幸好,他们的家离这里不远。只要再转过一个街角,就是他们那栋不高的小单元楼了。

“炮儿,你真好看~”

胡海泉被耳边突如其来的温度吓得脚软,一个踉跄,差点儿带着人一起滚到路边去。他稳了稳步伐,待反应过来这人说了句什么,脸腾一下红了起来。身边人传来的温度好似又高了些,夏日衣料单薄,两人互相接触的地方灼热的不成样子。

车子们的轰隆声和柳树中隐蔽的蝉鸣倏然黯淡。

“你真好看你看好看你真好看……”

胡海泉忍住把人丢开,扔到路边的冲动。他引以为豪的理解能力似乎要弃他而去了,涛贝儿刚才说了什么?

那熟悉的,低沉好听的声线再次传来,“炮儿,你的眼睛真漂亮,宝石一样儿,漂亮!。”

“涛贝儿?”他轻声唤道,马上就为自己试图一个醉鬼沟通而感到后悔。

身旁的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应了一声,毛茸茸的头往温暖的颈窝间蹭了蹭,旋个身,索性把人环在自己双臂之间,挤压掉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评价道:“炮炮的声音也好听。”

胡海泉第一次觉得,昏黄的街灯也可以让人头晕目眩,这个拥抱似乎与他们之间惯常的不同,似乎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磁性。炙热的呼吸轻轻重重的喷在他的脖颈,他颤抖了一下,试着推了推陈羽凡,无奈的发现醉酒的人力气似乎比平常还大了几分,明明是个比自己瘦的家伙,他却完全撼动不了。

“你要怎样啊,兄台。”胡海泉无奈道。

陈羽凡不太满意怀里人的不配合,不依不饶地加紧了这个拥抱,“炮炮,是我一个人的,”他打了个酒嗝,“一个人的宝贝儿。”尾音拖的很长,近乎撒娇,又好像是什么宣言。

和醉鬼打交道,第一准则是要顺着毛撸,胡海泉拍了拍他的肩头,哄劝道:“好好好,我是你的,是你的好不好,我们先回家好吗?”

终于舍得抬起头来,陈羽凡望着胡海泉,因为醉酒而比平常还要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手抚上他的脸颊,像摩搓着什么珍宝似得,“你答应我,我们,羽泉,永远在一起?”

心脏跳的快要炸裂,有那么一瞬间,胡海泉怀疑自己要因为体温过热而英年早逝了,“好,我答应。”用尽了一切力气存活下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从某处传来,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我都听你的。炮儿~”陈羽凡开心地亲了亲对方的额头,没察觉到海泉的僵硬,牵起他的手,歪歪斜斜的朝家走去。

不要多想,胡海泉一边贪恋着手上传来的温度,一边用残存的理智告诫自己,一个醉鬼的醉言醉语撒泼打诨毛手毛脚,怎么能往心里去呢。

 

 

【实在是取不出来标题了。是之前的脑洞,写了个段子,勉强完成本季度的任务。自己画的饼终究还是得自己解决。其实看了昨天群里的聊天有些想开车,但是,嗯,还是遵循自己原来的想法吧。这是哥俩儿相识的早期,暧昧期,涛哥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

评论(8)

热度(40)

  1. 渔圈腿肉自助衣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