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杂食 墙头多 不合格九州粉 本命JW/YPM/HWH/炸休/羽泉/杰埼/all路

【羽泉】醉凡尘 (五)

——by 小衣家的Ruby  @Rubiniser

五.

 

入夜,胡海泉站在树枝上颤颤巍巍地仰观星象,一只手拨开挡在眼前的枝叶,一只手死死地抓着站在他身后的陈羽凡的胳膊。

 

“兄台,你到底行不行啊?看了很久了。”陈羽凡感觉胳膊一阵酸一阵麻。

 

“放心吧放心吧,我星象学得挺好,就算不能参透命象,认个路还是绰绰有余的。”他又看了一阵,终于如释重负地坐了下来,“这里往西南二十里地就是宛州名城南淮,城主黄函是我爹故交,必会照管我们。”

 

“那好,我们今夜在此将就一晚,明早便可启程。”

 

“在树上睡觉?”胡海泉睁大眼睛,“若是掉下去如何是好?”

 

“没关系,我有办法。”陈羽凡拍拍胸脯,拿出胡海泉的外衣做成的破烂绳子,把他结结实实绑在树干上,然后拍拍他的头说,“这样不就行了?保证你掉不下去。”

 

“嘿,真是好办法。”胡海泉试了试,果然无法移动分毫,“需要我绑你吗?”

 

“不用了……绳子不够。”陈羽凡露出一个温良的笑容。

 

 

第二天天蒙蒙亮,两人趁着人少上路了。比起前路的潇洒恣意,这段路当真艰难不少,衣衫褴褛,身形不稳,陈羽凡的伤处由于没有上药还在微微渗血,胡海泉的肋下也不断刺痛,让他只能略略靠着陈羽凡的支撑向前。好在路途不甚遥远,几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南淮城,两人俱是筋疲力尽。

 

好在生活于华族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南淮居民可谓见多识广,见到两个相互搀扶,狼狈不堪的人类和羽人询问城主府邸怎么走,也只是不耐烦地指个方向,没有过多好奇。好容易来到气派的黄宅大门前,胡海泉拿出身上仅剩的一点银钱,交给守卫。

 

“麻烦通报一下你们大公子,就说狐狸胡找他。”

 

守卫拿了钱领命而去,留下陈羽凡好奇地看着胡海泉,“你还真叫狐狸啊?”

 

“嗨,都是小时候他们乱叫的。”胡海泉摸摸头,“小时候黄伯伯曾带着大公子黄征到我家住过一段时间,也不知怎的,黄黄就喜欢叫我狐狸胡。”

 

“黄黄?”

“是我儿时唤黄征的称呼啊。”

“好吧。”陈羽凡脊背一阵发凉,“你们富家公子果然腻得很。”

“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云云。”

“这你都知道?”

“你自己说的。”

 

两人斗得正欢,门里忽然冲出一个高大的身影,胡海泉只觉眼前一花,已经陷入一个大大的拥抱,险些让他尚完好的几根肋骨也步上前辈的后尘。

 

陈羽凡定睛看去,来人大概二十几岁,步履矫健,豪气干云,眉宇间英气勃发,想必就是黄征。

 

“泉儿,你怎么有空来此?”黄征亲热地拍拍胡海泉。

 

“黄黄,说来话长啊。”胡海泉咳嗽几声,“这位是我的……好友,陈羽凡。”

 

“羽族兄弟?泉儿你果然交游广阔。”黄征揽过陈羽凡,“海泉的兄弟自是我的兄弟,进来再说,这两天家里正庆祝,好酒好肉有的是。”

 

待得入到府中,拜见了黄城主,胡海泉大致说明了情况。黄城主本知道胡侍中会派遣属下参加城主议事会,未曾想竟派了他的宝贝儿子,更不料此行如此凶险。他与胡海泉商讨许久,仍是想不出究竟是谁会下如此杀手。黄城主自小就喜爱这个伶俐的侄儿,见胡海泉如此遭遇,大大心疼,命家仆准备了间清净别院供二人养伤,还请了郎中,取来上好伤药。

 

二人跟着管家来到别院,只见其环境清幽,入口处竹林掩映,庭中有假山流水,一条曲廊连着两间雅房,房中干净整洁,八仙桌上摆着上等蔬果点心。

 

“怎么样兄台?跟着我有肉吃吧?”胡海泉环顾四周,极为满意。

 

“我又不好吃肉。”陈羽凡只淡淡说,似乎对黄家的盛情款待不以为意。

 

胡海泉正欲回应,却听院门处传来一个中气十足声音,“泉儿,我来带你和陈兄弟在府里转转。”紧接着,黄征的身影应声而入。

 

“好啊,我们正想好好参观下南淮城主的府邸呢。”胡海泉拉过陈羽凡,跟上了黄征。

 

“泉儿,这就是本府会客大厅。”

“果然气派非常。”胡海泉连连称赞。

“有什么好的?房顶都烂了。”陈羽凡嘴里咬着根在院子里顺手拔的草,嘟囔着说。

“兄台,你说什么?”胡海泉转头问。

“啊,没什么,我说真是气派极了。”陈羽凡摆摆手。胡海泉狐疑地看他一眼,摇摇头转回身去了。

 

“黄黄,我看府里人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气,最近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是啊,是再好也不过的事。”黄征语气中带了一丝温柔,“泉儿,你还记得我弟弟程儿吗?”

 

“当然记得。小时候他也来我家玩儿过,那时还只是个两三岁的娃娃,可爱的很。只是听说后来……”胡海泉忽然顿了顿。

 

“对,后来他游手好闲,还沾染了赌博恶习,五年前他欠下巨额赌债,不敢跟家里说,就此离家失踪了。”黄征的声音一时间带了几分落寞,但很快消散,“这不,前几天他终于回家了,变得稳重成熟了很多,不但戒了赌,还领回一个路边收养的小儿子,唤作卢儿,聪明可爱,跟他小时候一个样,我和爹正打算将家里部分生意交给他去打理。”

 

“浪子回头,可真要恭喜你们了。怪不得府中上下都如此欣喜,这事儿当真值得庆贺。”

 

“是啊,过两天我爹要宴请城中贵胄,好好热闹一番。泉儿,你可一定要给个面子,留下来参加宴席。”

 

“那是自然。”

 

 

游赏过后,陈羽凡和胡海泉回到别院,用过晚饭便各自歇息了。很久没睡过安稳觉的二人都是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胡海泉舒舒服服地醒来,在别院里漫步着,感受早上清新的空气,忽然看见假山后有个探头探脑的小身影。

 

“小朋友,你迷路了吗?”胡海泉放轻脚步走过去,只见这小男孩大眼睛小嘴巴,头发极长,编了一缕缕的小辫儿束在脑后,肉乎乎的小脸十分可爱。

 

小男孩摇摇头,望向他身后。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