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杂食 墙头多 不合格九州粉 本命JW/YPM/HWH/炸休/羽泉/杰埼/all路

【羽泉】过于公开的秘密

——by 小衣家的Ruby  @Rubiniser

(一)

 

“来……来,炮,再走一个!”

胡老师看着黄爷吹完当晚的第三瓶燕京,终于嫌弃又带点担忧地拦住了他,“别走了嘿,真躺这路边上可没人拉你。”

“尽瞎说,我醉了你还能不送我回去?你这么爱我!”黄爷伴随着表白上手抱抱。

“去去去,谁爱你了……”胡海泉无奈地搂着他,嘴硬心软。

“说得对!”这时黄征却忽然发力推开了他,扁着嘴换上了一副委屈的表情,“自从有了你那个搭档,你就不爱我了!每天只知道和他一起厮混。你看看你们从早到晚的,麦当劳,打游戏,酒吧驻唱,今晚约你出来恨不得得把你从那位身上撕下来。胡大炮!没想到你是这么重色轻友的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组合现在刚起步,当然要多在一起磨合啊!再说谁是色谁是友啊!”胡海泉无奈地想,这黄征真是喝多了,涛贝儿虽然有飘逸的长发,但身材和性格可是非常爷们儿的。他们之间的感情纯洁得像刚出锅还没下口的大白菜!嗯!

“别装了嘿,谁看不出来啊。哥几个都门儿清,你俩就差滚一起了吧?”黄征忽然坏笑地捅捅他,“还是已经滚过了?”

“滚……滚……你滚犊子!”胡海泉忽然感觉一阵脸红心跳。他和涛贝儿……滚……滚?这个脑内画面给了胡海泉一些异常的情绪波动,甚至一些不正常的身体反应,他被自己吓得蹦了起来。

“你你你你喝醉了!走走走别喝了!”他把黄征捞起来,一个百米冲刺送回了家。黄爷一边被拖着飞奔,一边不忘调戏,“诶嘿你是不是害臊了……”

 

好不容易回到和搭档合租的小屋,胡海泉很庆幸陈涛晚出未归,因为他还是不能把自己从刚才谈话的后遗症中拯救出来。为什么这些损友会觉得他和涛贝儿是一对?他们的互动多么正常!他很肯定他对涛贝儿完全没有过任何超越友谊的想法!即使穿着内裤面对面录小样的时候眼睛也没有一次瞟到过涛贝儿很厉害的部位!没有……

 

好吧,就算有。但是这也不代表他对涛贝儿有非分之想啊,这只是正常男性与男性之间的吸引(?)。再说,就算自己有那个意思,涛贝儿也不会那么想啊,他那么单纯直接的一个人。如果真的让自己不具名的感情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和组合,他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可……可是,涛贝儿有时候对自己也确实很关注。胡海泉想起了陈涛有次喝醉酒以后抱着他的大腿喊咱俩有四个爸妈。也许他对自己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咦?为什么要说也?我什么时候承认对他有想法了!我不可以喜欢他!胡海泉抱着头跟自己的脑子吵架。

 

在他感觉自己快滑向精神分裂的深渊时,终于决定拿出一张纸,运用他最擅长的理性分析,把喜欢涛贝儿的好处和坏处一一列出来斟酌。

 

先列坏处吧。“我们还年轻,可能是一时冲动”,“如果最后不成会破坏我们的组合”,“如果要做歌手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公开”,“可能会面对家庭的反对”,“涛贝儿是一个感情炽烈的人,但也可能将来会冷却”……他在con那一栏一条一条地写下,直从纸的最顶端写到最末端。

 

“好吧,现在来看一看有什么好处。”胡海泉盯着pro那一栏,发了一会儿呆。最后只是写下了一句话:

 

“跟他在一起真的真的真的很开心。”

(二)

 

胡海泉看着面前的这张纸,跟它互瞪了一会儿,可惜眼神并不能把它烧穿。良久,他叹了口气,伸个懒腰,“果然还是坏处比较多啊……那还是算了吧。”把优劣理清楚后,他感觉心里轻松了一点,但伴之而来的是无比的烦躁,一种前所未有的烦躁直冲他的天灵盖。他开始后悔刚才只喝了一瓶燕京了。于是他走到冰箱前拿出了陈涛常备的冰镇啤酒。他觉得自己今晚值得多喝一点,他刚刚为了组合的前途,以及中国的乐坛,牺牲了自己的爱情。他觉得今晚的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伟大的人总是伤心的,所以他有理由借酒消愁。明天醒来之后他们又是一个世上最有才华的歌手组合,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虽然本来也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么胡思乱想着,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了。

 

胡海泉是被泡面的香味叫醒的。如果你问陈涛,他会告诉你叫醒胡海泉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用吃的,泡面是其中效果拔群的一种。胡海泉花了一些时间回忆自己昨晚是怎么躺到床上的,但他的思维很快被泡面阻止了。于是他移动到了厨房,安心地看到自己的搭档正是香味的始作俑者。

 

“炮炮,你醒啦?”陈涛闻声转过头,“昨晚上怎么喝那么多,还趴桌子上睡着了,谁欺负你啦?”

 

“咦,我喝多了吗?”回忆开始涌入胡海泉因宿醉而混沌的大脑。对了,他昨晚和黄征出去撸串,然后这小子瞎说八道,然后自己还当真了,然后自己回家写了一个……写了一个……

 

“啊!”

 

陈涛一脸懵地看着自己的搭档忽然大喊一声,然后光速冲出了厨房。

 

胡海泉来到书桌旁,把桌子上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就是不见自己昨晚列的那张优劣清单。于是他又光速冲回了厨房。

 

“涛贝儿……你,昨晚上是你把我送床上的吗?”

“除了我还能有谁?”陈涛眯起眼睛,一脸自己的宝贝被坏人觊觎的警惕。

“不是……我是说,那你看见我桌子上写的东西了吗?”胡海泉焦急地问。

“没有啊,我回来都累死了,把你搬床上就回屋睡了,没注意你桌子。”陈涛停下手里做着的饭,“你写什么了这么紧张?不会是情书吧?”

“怎么可能!嗨,就给我爸写的一首曲子,昨晚灵感来了写的,现在找不着了,可能放别处了吧。”胡海泉打着马虎眼。

“哦,这样啊,别着急,肯定丢不了。”

“嗯嗯,那你先做饭,快着点饿死了。”胡海泉应付着退出了厨房。

 

奇怪了,涛贝儿没看到那张纸,而它就这么不翼而飞了。莫非是自己喝多了做的梦?其实自己并没有把那些好坏列出来?胡海泉感觉有点晕。酒精真是一个害人的东西,他想着,渐渐让自己忘记这个生活中的插曲,刻意忽略了那些一触碰就悸动的情感。

 

(三)

 

奋斗的日子总是飞快,转眼几个星期过去了。除了与陈涛日常相处中偶尔冒起的小心思,胡海泉的生活并没有被那天的事情太多影响。他喜欢他吗?是有一点。也许不止一点。可是已经列过表了,全是坏处,所以他们不应该在一起,这是最符合逻辑的结论。

 

陈涛是一个艺术家。艺术家就是灵感来了不眠不休,废寝忘食,所以他难免也会有点丢三落四。胡海泉有时候会在他睡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帮他整理一下乐稿,以免他天才的作品遗落在垃圾桶。他正一页页地翻着,轻轻哼唱着,欣赏着自己搭档心中跳动的音符,忽然一页纸突兀地映入他眼中,上面题目的位置赫然写着“和陈羽凡在一起的利弊”,直把他吓得从椅子上滚下来。这不是自己那天列的清单吗?为什么会在搭档的稿子里?也许是不小心混进去的?也许他还没看到……他这么祈祷着,急忙把清单拿出来,想把这载满了他最深的秘密的东西永远销毁,却在无意间瞥到清单后面写了满满的字。

 

“和胡海泉在一起的利弊……”是的,他的搭档不但看过了这张单子,还给出了自己的回应。理智告诉他他应该立马远离这张纸,但是他的眼睛一毫米都无法挪开。

 

“Pro:炮炮黑白分明的眼睛很大,

炮炮弹键盘的手很美,

炮炮写歌的时候很动情,

炮炮被吓的时候很可爱,

炮炮只穿内裤的样子很性感,

炮炮很聪明,

炮炮很有才华,

炮炮很孝顺,

炮炮很有领导力,

炮炮是我灵魂的另一半,

炮炮是我写每一首歌的原因……”

 

Pro的列表密密麻麻,一直写到再也写不下。而Con那一栏只有一句话,“炮炮不想和我在一起……”

 

陈涛从房间出来,看到的就是胡海泉对着桌上一张纸发呆,背影轻轻颤抖的场景。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于是他走过去,从背后轻轻地拥住胡海泉,在他耳边说,

 

“炮炮,我要跟你坦白。我喜欢上一个人,他特别好特别好,是我踏破了好几双铁鞋找到的,是我这辈子的福分。他比我矮一点,比我帅一点,比我聪明一点。他像我一样那么爱音乐,爱生活,爱浪漫。可是……”他收紧了手臂,“可是他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在他心里和我在一起的坏处有长城那么长。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把头埋在对方的肩膀,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直到感受到怀中的人渐渐转身,用他特有的气声吹在陈涛耳边,“谁说他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没看到还有一条好处吗?”

 

和你在一起很开心,那就足够了。


【名字是我瞎取的,以后可能会改。这个文是我打滚卖萌求来的,请大家多留点评论好不好o(∩_∩)o】

评论(1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