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YQ

【羽泉】醉凡尘 (9)上

(九)上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同的南淮。有人眷恋着紫梁街蔚蔚成荫的紫槐,有人迷醉于凤凰池上争奇斗艳的花船。有人为她绝美的夕照晚钟吟咏歌讴,也有人因她繁盛绚烂下累累绰绰的白骨而对她避如蛇蝎。

 

陈羽凡做了一个梦,梦中却不是他所熟悉的羽族青都那些茂密高耸的巨木,而是南淮汹涌攒动的人群。文庙的钟声悠远浑厚,湖心荡起一圈圈涟漪,打板子的少年有一双明润如泉的眼,当他望着你时,你的心尖儿就会溢出痒痒酥酥的感觉。他张开雪白的羽翼滑过夜空,在少年的头上盘旋一圈,轻轻盈盈地落在船头,看着快步走向自己的少年,炫耀似的从怀中拿出偷摘的枣儿。巨大的烟花在头顶炸开,他冲着吃的正欢的人儿笑了一下,揽住他的腰,在对方的尖叫声中一飞冲天。

 

“兄台,兄台~”

 

陈羽凡耳尖动了动,不情不愿地张开双眼,梦中的情景如烟般飘散,怀中空余一种恼人的失落感。“还能不能睡……”他抬起头,对上胡海泉清亮的双眼,在朦胧的月色下,这双眸子似乎多了些平常没有的寂然,口中的抱怨戛然而止,他的手在身侧攒了攒,压抑住想要抚上这双眼的冲动。

 

胡海泉没有注意身边人一时的怔仲,冲陈羽凡招招手。鬼使神差的,骄傲的羽族青年对这种略显轻浮的,有如召唤自家小狗儿的手势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乖乖地附耳过去。胡海泉凑在他耳边,清润的声音娓娓道,“我想明白了,事情原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

 

一轮惨日缓缓东升,南淮城主府中甲兵臂绑黑纱持锐鹄立,白帷雪帐随风而动,影影绰绰间偶尔传来低低的啜泣之声。

 

大厅中。

 

黄家两兄弟连同黄卢跪在棺前,其余人分立两侧,众人脸上均是一片哀戚。

 

“胡公子,今日可是你陈诺的第二日了,请把真凶交出来吧。”其中一位身披甲胄的人大声喝到,目光凶狠的盯着胡海泉身旁之人,仿佛已经认定了这个非我族类的羽人就是谋害城主的凶手。

 

千年了,愚昧的歧视依然无处不在。即使你把证据摆在这些人眼前,他们也会选择忽视,做出根深蒂固的判决。陈羽凡看着突然发难的人,嘴角勾着轻蔑的弧度,脊背绷直,像一把随时准备出鞘的剑。

 

    胡海泉悄悄捏了捏身边人的手,陈羽凡感受到其中的温度,瞥了一眼,把他眼中的关切收入眼底,不愿让他为难,慢慢收敛了气势。 胡海泉上前一步,向四周作了揖,“洪将军,各位,莫急,我这就为大家讲一讲,黄城主遇害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通过在下昨日的演示,相信各位都明白,导致黄城主死亡的致命一箭,并非从天窗的那个小孔射入的。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隐匿在天空中的羽族杀手。而是有人存心嫁祸,想要破坏人羽两族的联盟”他顿了顿,深深看了李将军一眼,“请各位把这点铭记在心,不要被表象蒙蔽,沦为有心人的手中剑,马前卒,无端挑起两族的矛盾,真凶却能逍遥法外。”

 

那位洪将军并不买账,摇摇头,继续质疑道,“也许一般的箭簇无法做到,那若是加了秘术的呢?”。

 

胡海泉正要开口解释,跪在棺前的黄征站起身来,抱拳道,“洪兄,我已经命人仔细查验过,这箭矢十分普通,并没有任何秘术残留的痕迹。”他对胡海泉点点头,看向议论纷纷的众人,继续道:“胡公子聪颖博学,世所皆知。他与我家乃是世交,我将查找杀父真凶的重任托付于他,便是信任他必定会不负所托。请诸位亲友长辈稍安勿躁,容他细说分明。到时,不管凶手是谁,我都会倾尽一切,为先父擒拿真凶,报仇雪恨!”



PS:最后一章要分两次发了,感觉自己的文风和基友的差距有点大,想看看大家的观感。也得再去和她商量一下最后结局的处理。

主要还是因为要是还不发,我再一懒,恐怕这文最后就又要坑在我手里了。那怎么行呢,答应替人填坑再坑掉,我怕自己的人品要败光。




评论(5)

热度(21)

  1. 渔圈腿肉自助衣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