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YQ

【羽泉】醉凡尘 9 (中)

九、中

“你!”洪将军重重哼了一声,到底不再多言,退回到人群中去。众人也被黄征断金切玉的气势所震,立刻安静了下来。看向他的眼光,除了怜悯,也多了一份隐约的忌惮。将门虎子,骤遭大变,还能如此沉着,到底是与众不同。

 

胡海泉丝毫不受影响,继续道,“其实,这个局很简单。凶手不过是想利用人羽两族的嫌隙,布了一个障眼法。让大家先入为主的认为,黄城主是被羽人刺客所害,自然就会忽略很多原本极为明显的蛛丝马迹。还好黄兄临危不乱,给在下一些理清头绪的时间。”他对着黄征的方向弯腰致意,“感谢黄兄对在下的信任。”黄征冲他拱手,脸上悲容一现,并未说话。

 

胡海泉抬手示意,一个仆从捧着托盘走上前来,上面放着那天碎了的酒器。

 

“人很多时候容易想当然,我们没有在黄城主体内检测出毒素,就理所应当的以为这酒没有什么问题。我昨日命人检查,才发现这酒杯中被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混在酒中,药力加倍。所饮之人,会突然昏昏欲睡,浑身无力。”

 

清冽的声音侃侃而谈,“黄城主的酒杯中被下了迷药。其时,他已经不胜药力,失去意识就要倒下。凶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舞乐正盛,炫目迷眼,凶手趁众人酒酣神乱的时候,接近黄城主,杀人行凶。”

 

“诸位仔细想想,当日在座何人,对城主府这般熟悉,可以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在屋顶凿洞?何人能将迷药下在黄城主专用的酒壶之中?何人能在宴会厅中肆意游走而不被怀疑?又有何人,在杀人之后可以悄无声息,消失无踪?”

 

人群又骚动起来,众人窃窃私语,试图弄明白胡海泉在卖什么关子。

 

胡海泉缓缓道,“因为凶手并没有消失,他就在大家眼前。作为黄城主最亲近的人之一,他天真烂漫,聪慧可爱,即使偶尔顽皮一下,逾矩之处,通常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他缓步而行,跪在棺前,郑重行了一礼,略微有些哽咽,道,“是泉儿蠢笨,忽视了诸多蛛丝马迹,没有能够及时察觉凶人歹意,黄伯伯,您在天之灵,是不是对泉儿很失望?”

 

他转过头,手搭上身边一同跪着的孩童的肩膀,“你呢?卢儿,你对海泉哥哥,失望了吗?”

 

黄卢低着头摇摇,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

 

“啪”的一声,黄程一巴掌打掉胡海泉放在黄卢肩上的手,“胡海泉,你说话阴阳怪气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为了给那个羽人开罪,竟要嫁祸一个黄髫小儿吗?”他怒气冲冲的瞪着胡海泉,把还在发愣的黄卢扶起来,护在身后。众人也是一片哗然,觉得这胡公子八成是疯了,找不到凶手,倒拿一个小孩子来顶缸。

 

胡海泉起身,整整衣襟,问道,“程儿,还请回答在下一个问题,当夜你赶到到黄城主身前时,黄城主是否已经身亡?”

 

“是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怀疑到我头上了?”

 

“程儿误会了。凶手就在当日的宴席之中,总不会凭空消失。我和你一样,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杀害黄城主的凶手居然是一个孩子,是黄家上下疼在心里,护在身边的孩子。”胡海泉顿了顿,继续道,“可只有他,能够每日爬高走低,摸清黄府布局,不会受到任何怀疑。只有他,在寿宴现场可以自由跑动,毫无不妥之处。也只有他,案发时第一时间在黄城主身边。”

 

黄程怒极反笑,“可笑,卢儿一个小孩子,哪里有力气杀人?”

 

黄卢低着头,颤抖的更厉害了,把自己整个儿藏在黄程身后。

 

胡海泉定定看着黄程,说,“可如果,他并非像你我看到的这样,是一个孩童呢?”他张开手掌,一个银制的项链躺在他的手心里,仔细看去,精细古怪的纹饰雕琢其上,隐约闪着幽幽的微芒。

PS:

话说大家猜到凶手是谁了吗,是不是全都看出来了啊?

评论(4)

热度(16)

  1. 渔圈腿肉自助衣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