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杂食 墙头多 不合格九州粉 本命JW/YPM/HWH/炸休/羽泉/杰埼/all路

【羽泉】醉凡尘 (尾声)

尾声

淮南城城主府风波两日后。

 

凤凰池上,一叶扁舟。

 

“炮炮,烧掉天罗丝的明明是你的秘术,为什么要说是什么劳什子云州神密植物呀?”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有谁会把底牌一下摊开呀。我故布疑阵,天罗们这下可要有的忙啦。何况黄卢都告诉我们洪将军和黄城主之死一事干系极大,我怎么可能随了他的愿,让他把线索断掉。”

 

陈羽凡饮尽杯中的梅子酒,拨了拨面前人的额发,“炮炮,你为什么不让我试试抓人,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我若是若是用全力,七八成还是有的。”

 

胡海泉咽下口中的荷花酥,叹口气,“天罗不过是杀人的刀,真正的凶手隐藏在幕后,连根错节,势力庞大,他们的目的,十有八九是阻止运河的修建。逼急了我担心黄黄应付不了。”

 

“切,就知道为你的黄黄考虑。”陈羽凡不满的哼了一声,仰趟在船舷上,漫不经心的数起了星星。

 

“程儿今日傍晚才回家,心情颇为低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黄黄要烦心的事儿太多了。”胡海泉看着陈羽凡颇有些意不平,心里有些好笑,拿了一块荷花酥,起身塞进陈羽凡的嘴里,不理会因为吃惊而噎着的陈羽凡,开心的枕着自己的手臂,也躺了下来。

 

陈羽凡火急火燎的灌了三杯梅子酒,好不容易把块甜到有些腻的荷花酥顺了下去。正要向始作俑者兴师问罪,却见月光下,那人微微闭着双眼恬静的面容。“云州是一片神秘的土地,以后得闲了,真想去探险呀”

 

他抚了抚胡海泉柔顺的黑发,放柔了声音,“我陪你去,不然你这迷糊的个性,怕不得一头钻进刀阵中。”

 

他突然回忆起不久前的梦境,戏谑的笑意浮上嘴角,俯下身去,一把捞起思绪不知在何处游荡毫无防备的人。“炮炮,你想不想飞,月光正好,我再带你飞一次吧。”

 

“我不要啊,我恐高。涛贝儿你干嘛,啊啊啊~陈羽凡!”

 

                                                                  (完)

 

ps:终于写完了啊。

      本来尾声想写的长一点,但是太累了实在是没有这个心力了。

      Bug很多,以后有空和基友商量着改吧。虽然她目前已经是个只会给我发北北勾引我的甩手掌柜了。

      暂时也懒得备注九州设定了。河络就和西方的矮人差不多,天罗是个牛逼哄哄的杀手组织。云州是九州大陆里唯一一个很少有人踏足的土地,因为很危险,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到处都是,一般去了都是九死一生。

      果然不应该纠结打戏,武力值高一点直接碾压过去就好了嘛。

      这样上个季度欠的粮就只剩一篇了,轻松了很多。不喜欢一直负分的感觉。

      以上。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