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YQ

【羽泉】醉凡尘 9 (下)

九、下


“这是你在成年礼上制作的吗?真漂亮啊。”胡海泉赞叹道,“这样精纯又隐秘的密罗之力,不愧是河络的杰作。”

 

“还给我!”众人还没回过神来,胡海泉手中的项链就像瞬间移动了一样,重新出现在黄卢的手里。“你这个狡猾的人族!你用了什么手法,居然能破坏我的秘术?”他的全身腾起了淡淡的朦胧的烟雾,身形逐渐变化,依然小巧,骨架却宽大了不少,面庞上原本的清稚慢慢褪去,完全是一张青年的脸。

 

“哼,是我杀的人又怎么样?”黄卢重重的把黄程掼在地上,又补上一脚,直踹到角落里去。

 

“程儿!”黄征惊呼一声,正要上前,却见陈羽凡持弓挡在他面前,手起箭落,一根细丝凭空断作两截。

 

“哎呀,忘了你这个扁毛眼神好,居然能看的见我的刀丝。”黄卢把玩着头发,“啧,你干嘛多管闲事,你和他又不熟。”

 

     “我也奇怪,我和你素未谋面,你为什么要陷害我?”陈羽凡护在胡海泉和黄征身旁,弓如满月,喝问道。

 

“什么陷害不陷害的,有人出得起天罗山堂的高价,天罗自然要替人消灾了。你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他摇摇头,有些遗憾的说,“真可惜呀,原本黄家的人都是要死的,可惜被你破坏了,剩下的一半报酬拿不到了,还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身份,我回去一定会被堂主骂死的。”他懊恼的揪揪自己的辫子,抱怨道。

 

“大胆狂徒,我这就让你给黄城主偿命!”洪将军急声喝道,去拔腰间的刀,手伸到一半,突然感到一阵奇异的寒冷,像被冰块滑过,小臂自顾自脱离了身体,鲜红的血液停顿了一秒,喷溅而出,剧烈的疼痛这才潮水般席卷而来。他震惊的看着自己掉在地上的手臂,突然一下昏了过去。

 

“不要动!”胡海泉厉喝一声,制止了惊恐的人群,“大家都不要动!这是天罗丝!”

 

人群安静了一秒,爆发出更高亢的惊叫声,几个胆小的经不住吓,步了庞将军的后尘,扑通扑通晕倒一片。

 

“嘻嘻,真是些聒噪的白痴。”黄卢轻蔑的说,看都没有看向洪将军一眼,仿佛有人平白没了一只手,对他来说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胡海泉,你还打算留我吗?这大厅里,可都是我布下的天罗丝,就算这个羽人再厉害,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也不会是我的对手。退一万步,就算你们能抓住我,我也有办法让全部的人为我陪葬。”

 

陈羽凡挑挑眉,嗤笑道:“你说这些人啊,整日不是鸟人就是扁毛的叫唤,听得爷耳朵都起茧子了,要不是最近爷心情好,早就射穿这些乱嚼的舌根了。谁会去管他们的死活。来来来,咱们来比比,是我的箭快,还是你的刀丝快。”

 

胡海泉收住自己差点没藏住的微笑,他咳嗽了一下,上前两步,正正神色,道“第一次见到卢儿,就觉得你的头饰打扮,和华族的孩子不甚相像。但也没有想太多,小孩子嘛,最爱与众不同。”他指指河络的手,“你的手心和一般贵族小孩不同,一点也不细腻柔嫩,反而掌纹密布,我也没有多想,只道你在遇到程儿之前,受了太多的磨难。直到昨晚,我一直苦苦思索,哪里冒出一个个头矮小的凶手。突然回忆起你爬树翻屋的时候,听得程儿跟在后面,抱怨你上蹿下跳顽皮捣蛋。偏又挑食只爱菌类,吃的比猫儿还少,这一年都没长什么个子。”

 

“你并不是挑食,这就是你本身的个头,你受天罗训练,会缩骨,却也无法让自己河络的身材再长高一尺一寸,你这个身份,本来就藏不了多久,黄家就能发现你的不妥,所以你才要匆匆行动,留下这么多破绽。就为了让陈羽凡替你们顶锅。毕竟,以大部分羽人的脾性,与我们人族辩解一句,都嫌失了他们的身份。何况是一位羽族的精英呢?”

 

陈羽凡扮了个鬼脸,反驳道:“炮炮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羽人又不全是那种傻瓜,哪儿能随便被冤枉呢。谁冤枉我,我就要让谁尝尝被羽人盯上的滋味儿。到时候他们谁突然缺个耳朵鼻子,碎个把古董瓷器什么的,可都是咎由自取的。”

 

胡海泉不理他挤眉弄眼的作妖,无奈地摇摇头,眼睛闪烁着神秘的金色:“经一纬四纵六,我可说的对?”不等黄卢回答,一支羽箭从胡海泉的耳边擦过,他的指尖突然生出了一丝浓艳的火苗,附着在箭尖上,如流星划过天际般,眨眼间绽出一片火网。却是黄卢布下的天罗丝被引着了,那火焰却怪的很,没有灼人的温度,也不冒烟,只是一瞬就熄灭了,刀丝的灰烬来不及落到地上,就在空中消散无踪。

 

叮的一声,陈羽凡的第二支箭,被黄卢以匕首挡下。匕首裂作两截,黄卢也被箭的冲力逼退数步。不等他有任何动作,第三支箭转瞬即至,毫无阻碍的射入他的右胸。鲜血炸裂开来,黄卢闷哼一声,肋骨断裂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弯了腰,手不由按住自己的伤口。

 

没人看清陈羽凡的动作,三箭连发,其力道准头,对于人族来说已经是传说中的神射,他做起来却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一股凉意从黄征心中从升起,这样的人,为什么甘做海泉的保镖?

 

“我劝你别动,你哪一根手指去动你怀里那些烦人的刀丝,我便射断你哪根手指。”陈羽凡歪歪头,摆出凶狠的表情,威胁道,“你也清楚,一个任务失败的断了指骨的天罗,即使逃回你那老鼠窟,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传说天罗最强的,是九重天罗网,一旦收拢,阵中哪怕是一只蚱蜢,也要被绞成肉泥。现在你只有一个人,当然不可能布下天罗最强的刀阵。而一人布下的刀阵,阵眼是最大的杀机,也是最大的破绽。昨晚我和羽凡对你的身份做了种种推演,若你真是天罗,烧了你的刀丝,才能保全众人的性命和黄城主的遗体。”胡海泉向黄征打个眼色,示意他指挥不相干的人撤离大厅。“现在你能告诉我了吗?你的雇主是谁?”

 

黄卢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羽人这么强,一个分神,尽然被压制的这么彻底。他抿紧双唇,目光在大厅中转来转去,想来在苦思脱身之法。

 

胡海泉见状,道:“那我换个问法,你的雇主们,是否就在这间大厅之中?”

 

黄卢愣了一下,露出一副“你倒是不笨”的表情,又带了几分孩子的天真,“海泉哥哥,我们来做游戏吧,你猜谁是卢儿的雇主,猜对了卢儿不说话,不算坏了天罗的规矩。你就让卢儿走好吗?”

 

胡海泉沉吟半晌,把目光投向黄征,见黄征轻轻向他点了点头。

 

“好……”胡海泉正要点头,刚刚醒转的洪将军打断了他,怒气冲冲道,“胡海泉,你和这个杀手废什么话,婆婆妈妈。他毁了老子的一条胳膊,老子要让他死无全尸。”说着用尽全身全身力气,将手中的长剑掷向黄卢。

 

“洪将军!”

 

陈羽凡啧了一声,一箭射飞长剑,黄卢看准时机,跳到角落里被击晕的黄程身边,刀丝立即布满二人身旁。“胡海泉,快让这个羽人放下他的弓箭,否则,我身边的这个大叔,可马上要变成一堆碎肉了。哎哎,叫了他这么长时间爹爹,就连我也难免有点不忍心呐。”

 

“不行!”洪将军反对道,“黄城主尸骨未寒,怎么能放走凶手!胡海泉,那个羽人,快把他的刀丝烧掉!”

 

胡海泉为难道:“烧刀丝的火焰的引子是从一种来自云州的珍惜植物植物中提炼出来的,我也只有那么一点,普通的火怎么可能烧断天罗丝呢?”

 

洪将军指着指着胡海泉,又虚弱又气愤,黄征一把拖住他,目光目光灼灼,盯着洪将军的眼睛道,一字一顿道,“洪伯父,我知道您是父亲的好友,对杀害他的凶手恨之入骨。” 他顿了顿,脸上现出挣扎之色,“可程儿是我的弟弟,活人总比死人重要,请洪伯父,尊重我的选择,勿要再插手我的家事。”

 

洪将军被他面上神色震慑,不甘道,“荒唐,黄城主身为南怀城城主,他的生死,怎么能以家事论之。妇人之仁,真是妇人之仁。”黄征却不再理他,一个手刀将他击晕,让手下人把他抬下去了事。

 

黄卢此时已经把黄程用刀丝捆成了个茧,拽在自己身边。

 

黄征拔剑指着黄卢,道:“黄卢,我黄家瞎了眼,收了你这么一条毒蛇,是我们自己蠢。可你要是敢动程儿一根汗毛,黄征定要把你们天罗连根拔起,彻彻底底的摧毁你们在世间存在过的一切痕迹。”

 

黄卢偏偏头,笑道,“好可怕呀,我一直知道,大伯比爹爹狠多了。卢儿怎么会伤害爹爹呢?等卢儿确定自己安全了,自然会放爹爹走的。”

 

“闭嘴,赶紧滚。”

 

黄卢又道,“陈羽凡,你可不准飞,不然就等着给黄程收尸吧。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

 

“炮炮说放你走,我自然也不会食言而肥。谁会对手下败将对姓名感兴趣,”他手搭上胡海泉的肩膀,偏偏头,“回去跟你们老大说,胡海泉是我罩着的,少打他的主意,小心被一锅端。”

 

“那你也要当心,九重天罗的回礼。”黄卢意味不明的笑笑,拖着黄程,走出黄府。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