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杂食 墙头多 不合格九州粉 本命JW/YPM/HWH/炸休/羽泉/杰埼/all路

[羽泉] 紫金(3)

声明:是个坑。

(三)

张小黑势单力薄,很快就被被两个家丁制住双臂。锦衣公子傲慢的走到张小黑面前,毫不客气的冲他的腹部来了一拳。剧烈的疼痛让张小黑的鼻子眼睛都挤在了一处,他咳嗽几声,兀自逞强道:“你这厮,一看就是沉迷酒色之徒。连拳头都软绵绵的,是在给爷搔痒吗?”

锦衣公子面色一变,哼了一声,“这小子不知好歹,来人,给我揍,揍到他交出地契为止。”

张小黑咬紧牙关,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哎,炮儿,你瞧瞧,这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的戏码儿还真是不论何时何地都会上演。扰人清梦,你有没有觉得很烦?”

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手们愣了一下,拳头不由停在了半空。张小黑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青衣小道士大刺刺地斜卧在自家的屋顶上,一手撑头,一手逗弄着一只小狐狸,

 

“哎呦炮儿,你怎么又咬我。别急嘛,那小子看着挺结实的,挨一两下揍死不了人。”

 

不正是今儿一早遇到的那个算命小道士吗。

 

再一晃眼,张小黑觉得耳边一阵风过,那两个绑着他的家丁好无抵抗被甩了出去。

 

他活动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肩膀,不可思议的看着举手间迅如闪电制住锦衣公子的小道士。

 

只见那小道士笑眯眯的说,“这位公子,贫道看您面相,今日出门不利,万事有碍,不如带着您的人,早早回家避避风头吧。”说着竟然举手一扔,那公子便如掉了线的风筝一般飞过院墙,家丁们看的心惊胆战,赶忙追出门去。瞧着自家公子惊魂未定的坐在一堆稻草上,却是毫发无损,知道这回碰到了高人,赶忙着扶起那公子灰溜溜地走了。

 

另一边,小道士冲张小黑笑笑,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摸摸鼻子,像是在说:张公子,你瞧,血光之灾呐。

 

张小黑深呼两口气,勉强忍住冲那张得意的脸上来一拳的冲动,抱拳道:“多谢这位道长相救,只是我有有些事情不明白,你为何出现在我家,又如何知道我姓张的。”

 

“无量天尊,当然是道爷我神机妙算。”小道士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作出一脸的高深莫测。原本安静趴在他肩膀的小狐狸不屑的用尾巴甩了小道士一脸,张小黑穆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张公子,别听他乱说。之前我们借你的屋顶歇息,正好听到那锦衣公子唤你,便知晓了你的姓名。这人有时乖张,请张公子莫要介怀。”

 

那声音温润可亲,泠泠如泉,让人听着又舒服又信服。张小黑愣愣的点点头,便对上小白狐狸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狐狸说话了?”

 

小狐狸咧开嘴,冲着张小黑露出一个极为人性化的亲切笑容。

 

扭头拱了拱小道士的脖子,劝道,“涛贝儿,莫要顶着天尊的名号信口开河,你可知道……”突然一滴滚热的水珠落到小狐狸的右耳上,小狐狸疑惑地停了口,熟悉的温暖覆上他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抚摸他的皮毛。耳边传来略带哽咽的声音,“炮儿,今日并非月圆,你,你竟能说话了吗。”

 

小狐狸心中感动,抬头望着那双隐隐泛着泪光的眼睛,笑道:“幸好师尊不在这里,否则又要罚兄台你抄书啦。你还没察觉吗,这河中府被人布了聚灵阵,其中一个阵眼,就在这院子之中。”

评论(6)

热度(15)

  1. 渔圈腿肉自助衣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