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杂食 墙头多 不合格九州粉 本命JW/YPM/HWH/炸休/羽泉/杰埼/all路

【羽泉】醉凡尘(二)

——by 小衣家的Ruby  @Rubiniser 

陈羽凡没想到任务开始第一天就被保护目标发现了,他暗自思忖自己到底何处暴露了,却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倒是让之后的行动更容易了许多,只要报酬不少,他也乐得清闲。唯一的问题是一路上大概少不了要跟胡海泉说说聊聊,倒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此刻陈羽凡也无需再掩藏,就大大方方地观察着对面这个要与他一路同行的人。不得不承认胡海泉的吃相有几分可爱,尖下巴加上鼓起的腮帮总让他想起当年羽家小公主养的小狐狸。只是,这人未免也太爱吃了些。

 

“胡大少,我们还要赶路呢。”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无奈。

 

“嗯,不要叫我胡大少。”胡海泉一边努力嚼嘴里的素丸子一边含含糊糊地说,“我爹政敌颇多,出门在外不到必要无需暴露身份。”

 

“那叫什么?狐狸兄?”陈羽凡随口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狐狸?我长得像吗?”胡海泉不明所以地摸摸自己的脸。“你可以叫我炮兄,这是我乳名。”

 

“你乳名叫炮兄?”陈羽凡摸摸头,“叫什么都好,你能快点儿吃吗?”

 

“你着什么急啊?你不是负责保护我的吗?让我再吃一点儿,出了天启谁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有好吃的呢。”

 

“好吧,兄台,您老慢慢吃,小的随时恭候。” 

 

胡海泉闻言抬头笑了,一双星目弯成了月牙,好似不谙世事的少年。陈羽凡感到自己也不由得舒展眉头,翘起了嘴角。

 

“嘿,你笑起来好像一朵菊花。”

 

“……胡少爷,你说如果保镖自己把被保人打一顿,会不会扣钱?”

 

 

就这样,出了天启城,一路走走停停,两个年纪相仿的青年很快熟稔了起来。

 

陈羽凡平素游戏人间,桀骜不驯,很少在意什么,却偏偏就想让眼前人高看自己几分,仿佛被世事过早磨去的那点少年心性,都一股脑地浮了上来。连平日绝少与人提及的,少时的英雄事迹都被他拿来大书特书了一番,只盼得胡海泉惊讶地睁大双眼,甚或揶揄几句也好。

 

而胡海泉高官之子,自幼冷静低调,待人接物避让三分,有礼却疏离,很少与人交心。却对这个认识不过几日,看来不十分可靠的羽族游侠有一种奇妙的信任感,仿佛什么话都可以与他说。他平日好博览群书,对秘术星象均有涉猎,却没有一条理论能解释这种莫名的亲切感,莫非真是命运使然?

 

 

再往南走,沿路已少见城镇繁华,只有零零散散的店铺为赶路人提供方便。胡海泉买了两匹骏马代步,一赤一白,倒是物似主人。走了几天,来到离殇阳关不远的一个小镇。两人挑了间上等客栈,把马儿给了小二去照料,胡海泉拉着陈羽凡挑了张靠窗的桌子,点了几样好菜。

 

“兄台,这可是入宛州之前最后一个能吃点儿好的的地方了,你别委屈了自己的肚子。”胡海泉把几样素菜往陈羽凡那边推了推,自己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陈羽凡并不动作,只是手托腮看着胡海泉,唇角一丝贼笑。

 

胡海泉埋头吃了一会儿,终于察觉异样,抬头看了陈羽凡一眼,目光中带着点好奇,“你想什么呢?笑得那么诡异。”

 

陈羽凡拍拍手,好整以暇地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十年之后该是什么身形?只怕那照夜狮子白驼你走一段儿路也要瘸了两条前腿。”

 

“喂,你怎么跟我爹似的?整天说什么高尚之人要注意仪表方态,不能胡吃海喝。那你说他又为何给我取这个名字呢?”胡海泉故作烦恼地抓抓头。

 

陈羽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堂堂“古月人家”的胡大人若知道儿子对其名的理解就是“胡吃海喝”,不知会作何感想。

 

“你不要装可怜了,我又没说不让你吃。”陈羽凡也学着长辈样子拍拍胡海泉,“放心吧兄台,就算你吃得圆圆滚滚走不动道儿,我也能保你安全。”

 

 

酒足饭饱之后,胡海泉要了两间上房,与陈羽凡各自歇下,准备第二天继续上路。

 

夜半时分,正在酣睡之际,胡海泉迷迷糊糊闻到一种奇异的香味,紧接着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夹杂着打斗声,以及陈羽凡略带焦急的喊声。

 

“炮兄,闭气!”

 

胡海泉想起身开门,却发觉四肢酸软,难以移动分毫。心下凛然,知道中了暗算。

 

不多时,门外打斗声平息了,只见陈羽凡一手掩住口鼻,一手推开门,直奔向胡海泉,迅速把他抱出了房间。

 

“是什么……”胡海泉话没问完便被打断。

 

“别说了,此地不可久留。”陈羽凡提高声量,转向一旁被惊醒正不知所措的店小二,“快去把我们的马牵出来。”

 

然而胡海泉此时的状况根本无力骑马,情急之下陈羽凡只得弃了白马,两人共乘一骑,将胡海泉护在身前,策马飞奔。

 

直奔出十里地,来到一片四下无人的荒山,陈羽凡才停了脚步,放赤兔马儿去休息一下。

 

“怎么……”胡海泉活动着略微恢复一点力气的四肢,胸口起伏。

 

“我还没问你呢!”陈羽凡也气喘连连,“你不是去宛州游山玩水吗?怎么会招人暗算?”

 

“许是想劫人财物……”胡海泉喃喃地说。

 

“我看不像。”陈羽凡整理着衣襟,“他们的功夫不似一般毛贼。话说回来,你不是功夫不弱吗?怎么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这种下三滥的迷香也能让你中招,究竟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不该是我责你未尽到职责吗?”胡海泉不服气地说。他自幼长于官宦之家,博览群书,文武皆为上乘,也懂得长袖善舞,游走于各方之间,但对于这些民间下九流的勾当却确实知之甚少。此番也是心下懊恼,却不愿在陈羽凡面前显露。

 

“好吧,我看以后我们还是共住一间房,也方便我‘尽到职责’,护着您这位头上标着大靶子的少爷。”

 

“这……这……”

 

“别这那了。”陈羽凡从匆忙间拿上的行李中翻出一条毯子,扔到胡海泉身上,“还有两个时辰天亮,你再睡会儿吧,我来守夜。”

注:

羽族

    羽族是九州大陆唯一能够飞翔的种族,也是大陆上对星辰演技最为深入的种族。羽人以天空为尊,认为生存得越高的事物越尊贵,所以星辰是他们崇敬的对象。

【外观】

      羽族男性身高为六尺到七尺,女性为五尺到六尺半,普遍形体很瘦。无论男女均四肢细长,骨质韧而中空,身体轻盈。

      羽族脸型略长而瘦削;眉眼细长;鼻梁高且鼻头小;嘴唇薄而不大;耳廓略大,紧贴头部。

      羽族的眼睛明亮而锐利,大多是浅褐色瞳孔。羽族视力及听力远超其他种族,能在黑暗中视物。

      羽人皮肤近乎冷白色,发色也偏淡,并根据血统的高贵,由灰色过度到银白。

       所有羽人的背部肩甲骨靠上的一部分都有一小点露出体外,称为展翼点,用来凝翼。

                                                  ——节选自《月见之章-设定附录》

 

       这是我能找到最新的九州设定了。某人发布了最新的地图,变化之多让人猝不及防,还是忽略掉就好。嗯。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