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夜

杂食 墙头多 不合格九州粉 本命JW/YPM/HWH/炸休/羽泉/杰埼/all路

【羽泉】夜

代发。一个朋友摸的小甜品。希望以后可以继续掉落。

by  Romancing

海泉从录音棚开车回家,刚洗了个澡,裹了条浴巾正在玩手机。突然手机振动,海泉手一滑,又凭借惯性一把把手机搂回来紧紧得贴在肚子上。慌忙在浴巾上擦了擦,滑开了接听。“喂?”海泉温柔得问了一句。
“炮炮,是我。”羽凡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声音里有几分疲倦。
“涛啊,怎么了?”海泉有些担心,但并没有直接问出来。
“肚子疼......”对面的声音又弱了几分。
海泉知道羽凡有肝病,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温柔而坚定得说:“我现在开车接你去医院,半小时后到。”海泉挂断电话,随便套了件衣服,蹬着拖鞋就下楼取车去了。刚到门口,转身折了回去,把一辆折叠轮椅扛起出了门。
半小时后,海泉来到羽凡家楼下,看到羽凡正坐在台阶上歪着头。海泉把羽凡扶上车,自己又回到主驾。羽凡歪头靠在副驾上,打量了海泉一眼。“怎么这幅打扮?”
“哦,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呢。你再坚持一下啊,马上到。”海泉专注得在开车,语气里透了几分焦急。
羽凡瞥见海泉耳后的短发尖上还挂着水珠,偷偷得笑了一下,靠着椅背眯起了眼睛。
等羽凡被海泉再次叫醒的时候,海泉一手扶着那辆折叠轮椅,开了门,一手准备搀羽凡。病恹恹的羽凡瞅了一眼轮椅,脸上浮起疑虑。海泉搀羽凡坐下,然后解答了他的疑惑,“眼熟是吧?这是那年演唱会上你坐过的那辆。”
“怪不得。”
海泉推着羽凡进了医院,又在科室间推进推出。拿着化验单的海泉回到正在打点滴的羽凡的床位前,一脸的不高兴:“陈羽凡!吃不了的东西就剩下,你是不是傻?”羽凡跟做错事一样悄悄拿了诊断书,一看:过度饮食引起的积食。
羽凡一脸赔笑,“炮炮别生气嘛。”然后用没打点滴的手在裤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一脸凶巴巴的海泉。
“什么玩意儿?拿开!”
“别生气嘛,炮炮,前两天你说我这耳钉挺好看的,我就给你包了一副。”
“哼,我才不稀罕。”胡海泉口嫌体直得揣了起来,转身往屋外走。
“你陪我一会儿嘛,炮炮。我是病人啊。”羽凡撒起娇来。
“陈羽凡你无赖!”海泉的语气软了下来,在门口停了几秒,轻轻得吐出了后半句:“我去买碗粥,不是给你的,不是!”

评论(2)

热度(24)